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禹州鸿畅镇政府越权出租他人林地300万补偿款被

来源:网络整理编辑:游龙网络2018-06-12 11:34点击:

明明是自己名下经过合法转包的650亩山林地,却在毫不知情的时候,被镇政府越俎代庖出租给了一家光伏电力公司。地被占用,5万棵林木被砍伐,一分钱补偿没有!感觉被欺辱的他愤而向法院起诉,最终无果。两年多的奔波,经历数次“踢皮球”,换来的仍是一声叹息。

禹州市景泽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郑智钦遭遇的奇葩事,正在河南省禹州市上演。

 

一次经司法部门见证的荒山转包

 

2010年11月2日,郑智钦经张建军介绍,从张福昌手中转包了1500亩荒山。张建军时任禹州市鸿畅镇张庄村委会主任,张福昌系张庄村3组村民。早在1996年4月26日,张福昌通过“拍卖承包”方式,承包了张庄村与万寨村交界处三峰山西峰的1500亩山地,承包期60年,自1996年4月26日至2056年4月26日。

郑智钦与张福昌签订转包荒山协议书的那一天,他特意请河南省禹州市鸿畅法律服务所出具了《见证书》,见证员为孙书杰。作为禹州市景泽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简称景泽园林绿化公司)的法人代表,郑智钦做事还是比较谨慎的,之前他就专门请人看过张福昌手里的原始承包合同书,合同书末尾的3个红色公章让他放了心,加盖公章的单位分别是“禹州市鸿畅镇人民政府”、“禹州市鸿畅镇张庄村林场”和“禹州市鸿畅镇张庄村民委员会”。

QQ截图20180509100620.jpg

就是这份签订于1996年、由张福昌转交的承包合同书让郑智钦吃了定心丸

郑智钦是以景泽园林绿化公司的名义与张福昌签订的《转包协议书》。协议书中的有关条款内容明确显示:这次转包经过了(鸿畅)镇林业部门负责人和(张庄)村委会领导的同意。张福昌是在自己对该地块承包期内(1996年4月26日至2056年4月26日)的合法转包,转包是“因多种情况,本人无能力治理发展经营”的自愿行为。景泽园林绿化公司的签字代表是郑智钦和连保卫。禹州市鸿畅镇张庄村民委员会、禹州市司法局鸿畅法律服务所作为这次转包的见证方分别加盖了单位公章。

QQ截图20180509100808.jpg

禹州市司法局鸿畅法律服务所对郑智钦的转包行为给予见证并加盖了单位印章

QQ截图20180509100848.jpg

这份加盖了多个单位公章的协议书显示,自2010年11月2日起,郑智钦拥有了荒山使用权

签订协议书的前两天,郑智钦就已经将五万元承包款一次性付给了张福昌,张福昌还写了一个收条。这就意味着,在2056年4月26日前,原属张福昌承包的1500亩山地使用权归景泽园林绿化公司所有。这块位于张庄村北的山地“四至”分别是东至万寨村界以西,西至张庄村9组、6组边界以东,南至张庄村责任田以北,北至三峰山顶峰。

取得这块山地的承包权后,郑智钦在2010年11月29日向禹州市林业部门申报林权登记,经禹州市林业部门工作人员曾某、李运鹏、刘旭升、朱松伟等四人实地调查,确认郑智钦的转包山地实际面积为650亩,栽植核桃、杏树、侧柏等14000株。当天,禹州市林业局发布了一份《公示》,标明将为这块山地确权发证,如对林地权属、所有权、使用权、边界及林木权属有争议的请举报。公示30天期满后,无人提出异议。郑智钦依法向禹州市林业局申领《林权证》,但因为特殊情况,暂时搁浅。

 

一场“被作主”的土地征收

 

由于张福昌最早跟鸿畅镇人民政府签的合同就约定这块地只准种植树木,所以郑智钦接手后也开始在山上种树,主要种黄连和松柏,几年内大概种了有三、四万棵,投资约100万元。

2016年春节期间,郑智钦突然接到张庄村村支书兼村主任张建军的电话,问有没有一家光伏公司联系过他,还说这家公司要占三峰山那块地,委托村里给他做工作呢。郑智钦纳闷不已,那块承包山地位置偏僻,除了种树的时候组织人员上山,平时也没人看守,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精彩文章

Copyright © 2018 shypkj.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毓品商贸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